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这些也是诗!当代意义下的诗是什么? (阅1076次)
2017-09-19


jiaoyang 来源:澎湃新闻

当代意义下的诗是什么?
 
一言以蔽之,它应该不一定是:a.字数接近,押韵的分行文字;b.存在于纸上的一个黑方块;甚至,c.它可能并不是文字。它可能是,一种更为广义的文本和题材,一些碎片的行为和声音的联合,一些问题的发起而不是谚语,是生活中游离于点与点之间,新鲜而又并不真实的事件,是一个陌生人突然在街上拍了你,你浮现于心底的东西。
 
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一些“另类”的当代诗。
 
表演型诗歌(Spoken Word)
 
Spoken Word,表演型诗歌,是指融合了诗歌与个人表演和吟诵风格的现场艺术,包括嘻哈、爵士诗歌、诗歌斯蓝(Poetry Slams),也包括喜剧风格的脱口秀和“散文式的独白”。美国HBO电视台在2002-2007年间播出《诗歌果酱》(Def Poetry)节目,使得表演型诗歌成为近来发展得最快的一种诗歌艺术形式,它也越来越多地与影像和剧场结合。比如,此前我们介绍了英国最具代表性的表演型诗歌艺术家、说唱诗人凯特·特普斯特(Kate Tempest)。
 
诗体非虚构
 
2017年的特德·修斯诗歌奖得主Hollie McNish,也是一名表演型诗歌舞台出身的诗人,但和凯特·特普斯特不同的是,她的诗集《没有人告诉我》(Nobody Told Me)是本非虚构作品,或者说是诗体回忆录,日记式地记录了她从怀孕到小孩三岁,为人之母的种种恐惧、爱和欲望。

之所以用诗歌作为表现形式,也许正是因为诗歌和非虚构之间共有的指向私人记忆的属性,而记忆的不可靠、破碎、游离、非线性,可能用诗体叙述更为容易。诗体的含蓄凝练,表演型诗歌现场戏谑又充满仪式感的氛围,让平时的难言之隐也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消解。因此,Hollie的诗有自白派诗人安妮·塞克斯顿的那种歇斯底里,但也有更多的幽默。
 
加拿大诗人安妮·卡森(Anne Carson)有一本追忆亡兄的非虚构诗集Nox(拉丁语,“夜”)。

因为死讯的延期到达,卡森遁入一种突兀的溺水式的回忆,寄望在记忆的湖底找寻一切细碎的有关亡兄的痕迹。卡森引用了希罗多德的话,“历史,是人为的最奇怪的东西”,她认为记忆是一种关于人的历史和考古学,而追忆也应当用一种不动声色、反抒情、反叙事的考证方式。她在书的最前面引用了古罗马诗人卡图卢斯的兄弟挽歌,书里则印入了所有和亡兄有关的物件。这本装在《圣经》大小的盒子里的诗集,内页采取全书折叠粘连的手风琴式设计,颜色是日记本纸张的淡黄色,中间穿插杂糅了照片、手写信件、报纸、餐巾纸、污渍等。这本诗歌是一首关于亡兄的连祷文,也是一本充满灵性与思辨的非虚构诗体写作。

诗体虚构
 
获得了2016年金匠实验文学奖,同时也进入了2017年布克奖长名单的《太阳的骨头》(Solar Bones),作者迈克·麦科马克作为一名设计系的毕业生,在获奖时提到了做实验文学的不容易。

这本书是一部不断句的诗体小说,却并没有像余泽民评价他的新译作、不分段的小说《撒旦诗篇》那种“在地狱里出生入死,一口气憋得想跺脚摔东西”的感觉。《太阳的骨头》是本回归爱尔兰现代主义意识流的小说,写了一个西爱尔兰工程师的濒死体验:一个小时的记忆,有关政治、家庭生活、艺术、环境问题等。而所有这些关于爱尔兰小镇的记忆,都像一种回环往复的旋律,从他的脑袋里飘出来。因此,他的语言更偏向于民谣式的诗,富有音乐节奏感。

影像诗
 
英国电影协会(BFI)为纪念诗人西尔维娅·普拉斯,整理录制了一首影像诗。所有朗读的材料都剪裁自普拉斯本人的朗诵和采访资料,主要包括《拉撒路夫人》(Lady Lazarus)和《钟形罩》。

普拉斯本人经历过精神创伤,去世前几周创作了《拉撒路夫人》,借用了《圣经·约翰福音》的典故(耶稣解救拉撒路未遂,又把拉撒路从死亡中复活)来写自己的多次自杀:“一只猫有九条生命,而我又成功了一次。”在这首影像诗里,空酒杯在摆满数字1到10的桌子上来回划擦,发出磨刀的声音。深蓝色湖藻在紫色的玻璃球和焰火中晃动,红唇、画盘和血液融为一体,诗稿上写着“我们是无知的”。而背景音,则是普拉斯的一次采访,她说:“诗人和作家,都是纳粹。”这部短片的滤镜很诡谲,蓝色滤镜下的太阳,粉色滤镜下的墓碑,凌晨三点的橙色窗户。黑色的猫,翻动的时装杂志,贴在眼睛上的硬币,钟型罩,蓝色灯管,吃药的人,树叶般的蜗牛在人脸上爬动,人的脚掌,灰烬,相框在燃烧,人在窗前不停地走动,红色和蓝色的火焰在交叉流动,流动的湖面和普拉斯的脸,一切都指向死亡。影像、声音和内容融为一体。
 
推特诗派(Weird Twitter)
 
这个诗歌小运动是利用推特的140字的字数限制,转发和评论的性质和功能,来创作一种恍恍惚惚、以假乱真的错觉的诗歌。其中有许多是通过转发评论来故事接龙式创作的,也有单个人创作的。
 
最具代表性的单个作品可能是来自被选入“企鹅当代诗人”(Penguin Modern Poets)的帕翠卡·洛克伍德(Patrickia Lockwood)的推特作品《强奸笑话》(Rape Joke),她以含蓄的语言写了一个被老师诱奸的故事。
 
纺织诗
 
美国艺术家、诗人詹·波文(Jen Bervin)致力于探索诗歌文本与当代艺术的交互。她最近出版了复刻版的艾米莉·狄金森的信封诗,把狄金森当年潦草地写在信封上的残片,进行临摹、誊抄、辨识、补充,成为更加具有可读性的文本,让读者近一步体会狄金森那些碎片的灵光。

詹·波文更多的诗歌创作是跟纺织和刺绣有关,比如让苏州的工厂女工重新用双面书法体,缝制中国古代诗人苏蕙的回文织锦诗《璇玑图》,刺绣正反面的针脚则变成了一种或高亮或遮蔽的二次创作语言。

行为诗
 
住在南法的艺术家李雨航,她的诗则不只限于文字层面,而是通常由身体、视觉、行为、翻译和一些可能无意义的、日常生活里充满偶然性的声音组成的“行为诗”。她尝试联结一些“场域”和“情景”,从而触发一些陌生而游离的、属于诗的“事件”。比如她的作品《天气俱乐部》(见图),是这样一份计划:她会每周请朋友们去她的阳台喝茶、吹风、阅读和“写作”(在蛋糕上写,只用标点符号写,用第二语言发明新词典……)。随意涂写的小卡片有时会被雨淋湿,被风吹皱,但最终它们都会被夹子固定在晾衣绳上。

录音设备开启着,不同的声音在这里叠加、汇合,指向新的空间。有不明就里的新来客大声吼道:“嗨,在干嘛,我知道你们还活着!”最后朋友们把自己的舌头夹在了晾衣绳上。李雨航在自己的研究计划里写道:“天气”,是指在空间里语义可能发生的变化和惊喜。


澎湃新闻原帖配有不少图片,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前往。对诗歌多元化的尝试无疑是目前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这些探索可能对部分诗人会有启发。传统艺术形式的异化现象一直都在发生,近些年可能更明显一点。但我们认为,诗歌本质上仍然是一门纯粹的语言艺术,这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不会有什么改变。换句话说,对于我们网站的大多数诗歌写作者,尤其是一些刚刚跨过门槛,找到了初步的方向与自信的写作者,我们仍然提倡不要花大力气在一些花哨东西上面,把精力投入到文本比投入到形式上划算得多。(hv511鸿运国际官网注)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