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玉河 (阅读347次)



热海
 






 
他从午后阴影中冲出
冲进当头烈日
他仍然骂了一声
感到舒服,接着嗷叫
他不是骂这狗日的
太阳如何如何
这又不是掉进汹涌大海,那该多么绝望
他一骂完就感觉舒服
热浪尽情冲刷他
他还是四平八稳
嘴角一咧。笑了起来
他嗷叫是因为某种心满意足
使他声带抑制不住冲动
他抬头。清楚看见一只鹰鹞
于幽蓝天幕滑翔
突然扑向
一只白色
鸽子
 



 
 
公园
 




 

爬上一棵
小坛肚子粗细的银杏树
摘树上的白果
往柔软的草毡上扔
柿子树上
结着绿柿子
我们揪下一个看看
又甩出一个长长的抛物线
这是夜里10点出头的公园
灯光扑朔
人迹罕至
淘金清民的铜像
伫立在水池中
在另一处水池边
我们遇到一群人
有大人有小孩
他们说话叽里呱啦
用捕鱼网兜在水中
奋力抓鱼
问他们哪里人
小女孩说:西藏
他们来自西藏,在这个公园捕鱼
没抓到任何一条
听口音就像来自高原
我用舌头舔了舔
白果仁
甜的,我说
这真是个谜




 
 
 
老套




 
 
 
夜路上目送我离开的饿犬
江水、满月、云翳
下到江边的小径
没过脖子的草
纹丝不动的热情空气
还有你
都是老一套
我看见浮在江水中的
荧光漂。它闪了一下
像沉水了
在江边岿然的某个人影
很快动了动
我感到巨大的刺激
突然来临
 




 
 
在田野点灯
 





 
那片田野。它在晚上点着一盏灯
你看见光照的范围那么大
足以清楚照亮3垄地。但你不知道
什么人为什么点灯
灯什么时候点上的,又什么时候熄灭
埂边那坡上倒是有些土包。这灯光真亮啊!
真是好。女人可以在灯下用篦子梳头
男人可以解开衣扣借光捉虱
一副生前没来得及看清楚的骨头
他们可以互相仔细端详。然后
如实向对方娓娓道出
 




 

两个汉语诗人谈另一个英语诗人
 




 
心地荒凉在
朋友圈转了几首
布劳提根的诗
我也读过这家伙——
当初很喜欢他的诗
如今再读
感觉想吐
心地荒凉写道
我说扯,感觉不错
并发了一个龇牙咧嘴的笑脸
心地荒凉说
这货太自大,写的
没你写得好我说
他说起码比他谦卑
我说不是,他是没你写得好
他说他这种诗
我现在已经不屑写了
我回复他干杯
两个诚实的汉语诗人
谈论完一个可能会占据市场的
牛逼哄哄的英语诗人后
再读他,你读吧
瞧。感觉
差了起来
 




 

放大




 
 

你说你要拿
放大镜看
什么东西
那是一些让你深感
惊心之物
你看到鲜活的它
放大后
起伏也
更为剧烈
但是。朋友
它不会因为被放大
而使你更容易
接近其本质
你必须对它
耳鬓厮磨
对它轻轻哈气
直到它像马儿
甩动美丽鬃毛
打出
一声响鼻
 




 

冲破宵禁




 
 
我决定宵禁。就是
0点过后不许再交谈
但我们直到2点
还在模仿大碴子味
说话
并因此哈哈大笑
此时。圆月悬于窗外
凉风徐徐沁入
吹过盛开并易于凋落的茉莉
我们的意志
经常被说话的欲望击垮
最多是
想到一些
好笑的事情
 




 

卡壳
 
 




乱七八糟
地数着
乳象
幼狮
犀牛的崽子
小短吻鳄
你长叹
潜龙勿用
口气像在抱怨
潜龙
面对一渊深潭
又长时间
找不到
什么话说
 




 
 
小力磨镜
 
 





四川的小力
也是北京宋庄的小力
就是太空力比多
写鹤之国的诗人
公元2017年7月12日
继续开工
手工打造
一架叫众望号的
天文望远镜
他磨主镜。一块凸透镜
他耗尽所学
在305mm直径的
玻璃饼子上精打细磨
我感觉
这小玩意儿很复杂
小力却很乐观
我甚至想是不是需要
召唤出瞎了眼睛的
伽利略的鬼魂
出来进行指导
他晚年意大利的手指
在球面上指指点点
但小力并不需要
他需要的只是磨镜
磨磨又停停
磨完物镜磨目镜
我想他一定能成功
在一个美好夜晚
他对着宋庄夜空使用
众望号看见
月球环形山
和木星的圆面
那是颗美不可言的
奔跑的行星
 




 

两种观察
 



 

天上出现白云
每朵云的距离
都让人舒服
有一团蘑菇云
它横空出世
看不见它从何处喷出
但喷口之大可想而知
寺内后山,你初冬去过
那儿有一眼泉水
终年汩汩
泉眼处有细沙微微漾动
它们有些异曲同工
风格完全不同
 



 
 
记7月13日晚一场雷雨
 




 

我们9个人聊完出来,各回各家
我也要回我江北的家
那会儿是晚间8点45
闪电照亮北边一大片黑云
雷声轰鸣不止。如同巨碾从天际滚过
但拉碾子的人
他拉拉停停
可能晚饭没吃,力气也快没了
他置气咬牙,轰,突然又推一下
我拿起电话打给老婆
嘱咐她也抓紧回家
她正在江北水边玩水
豆大的雨点
同时落在我们的额头上
衣服上裸露的皮肤上
她钻进她哥那辆尼桑天籁
我在雨中骑着摩托加速
脸颊被大量偏斜的雨弹击中
持续感到舒服的痒和疼
 
 




 
退去




 
 

当迷惑退去
你也停止摇摆
写他们不喜欢的
写他们厌恶十足的。激怒他们
写他们欲除之而后快的
也不尽然
这是一个漫长过程
狗牙根
蔓延出一面好看的山坡
是这样
要使马鞭草成群
还要更难
 
 





没完
 




 

没亲眼见过
僧侣在一株寺院的黑松下
凝目池塘
没亲眼见过
圣徒在破败教堂中如百合低垂
默念祷文
如果你愿意
做给我看
我就会看个明白
不喝酒
站在窗边
一无所思
这还不算完
 




 

夜奔
 




 

车在42号高速公路上行驶
打算夜宿房县
刚要踏入地界
接到祖父驾鹤消息
最终还是来了
于是临时决定夜奔武汉
坐翌日早班高铁回南方
九头鸟的大地
没有什么可以安慰我
我把着方向
看见襄阳方向
云团中发出火石电光
冲进襄阳,并没遇见雨
又看见随州方向
发出同样电光火石
车也已经换入70号高速公路
随州,随州
我很快对随州满怀信心
果然随遇滂沱大雨
凌晨1点至3点多
我开着车
速度不过100迈
就我所体味出来的感觉
这是一场好雨
好在没有诱发多少悲伤
 





 
 
远郊




 
 

暴雨放晴后又一场
阵雨来临前
锥形水泥铸筒排在
郊外韭菜地里
我第一次知道
韭黄生长的秘密:
曝晒,雨水。把一个盖子
盖在锥形筒上
黯然神伤
 




 

在烟室
 




 

在高铁站
烟鬼们聚在一间
小烟室
吧嗒吧嗒吞云吐雾
同是受折磨的灵魂
姿态各异
在烟草的炽烈燃烧中
自我舒缓
甚至某刻,大脑就像
过电一样
他们仍表现得十分镇定
更近一步说。就算
真正灵魂出窍了
也能继续
吧嗒
不停。他们用手指紧紧夹住
自己灵魂
的一条大腿
使得没有一个能挣脱
你瞪眼抬头看去
的确没有谁能飘到候车室
巨大的
白色弧形穹顶。那里
应该有东西
在注视
这荒诞不经和
熙熙攘攘——我是说
那东西它自己也
空如死寂
 




 

孤目
 




 

又到一个陌生之地
感觉也不是完全陌生
却想不起来任何一人
来到一个小饭馆
你要找本地酒
做朋友。可靠的酒
总能让你忘掉
陌生之境的孤独
你的眼也
暂且闭上





 
 
风拂于野
 




 
今天,在襄阳
麦苗蓬勃,田野熨帖
杨树被风吹动。它们一起
往一个方向微微欠身——
今天。你还是这么说我
我不仅写诗
还愿化作平原上的无为之树
并不是一张象征尖塔
或麦仓的方块A
非说针芒之光比任意
坚定的笑脸
更黯淡。你知道
惟有风能让我欠身
我热爱风,它们让我高兴
看起来那么由衷
和舒展
 





 
 
玉河
 
 

 
1
闯进一座湖
下到水边
白鸟贴水飞行
它不看镜容
躯体绷成直线
滑过湖面
它的身段确实优雅——
赞美这恰如其分
以洁白羽翼
对抗引力的
隐士
 
2
又一只白鸟反向飞过
像同一只又像完全不同的另一只
蝉鸣鸟叫从乌泱中找到秩序
松涛也开始呼啸。水面上
那晃动但并不扭曲的
山峦的倒影
从不超出边界
白鸟。它也如
浮光掠影
 
 
3
至群山渐暗
一场豆大的白雨突降
我们带上
白条子、鲫鱼
白鲢草鱼
返回环湖小路
路窄无法调头
只能驱车前行
路间浅草没膝
犹入荒径
 
4
夜幕快速垂下
我们越行越深
雨很快停了
突然出现大小2头黄牛挡道
见大灯后谦逊退在路的左侧
一个被白雨浇湿的玉河女人
重新背起一筐
压过头顶的上好草料
看得出来
她把草筐放在坎上
休息了一阵
我们问她前面有没有
地方调头
她说有就在前边不远
 
5
我们继续拐来拐去
车道更窄
野草更茂盛
几乎把整条路淹没
我相信她
终于来到一座2层小楼前
正要借楼前空地调头
楼檐下的灯忽然点亮
一个玉河的男人从房中走出来
于是我们问路
他说不用调头
继续开上1里
就能上水泥路
面包车也从这走
他骑摩托进镇
也走这个方向
 
6
再路过几片稻田
遇见一个头戴
伞帽的老伯
同伴问道:老伯子
这是大布量沟
还是小布量沟?
他说这是玉河
又问你这么晚去哪啊?
白天出去干活
晚上还要去沟里放牛
水泥路还远吗?
他说几步路
就在上头
 
 
7
我们开上水泥路
在不知名的山脊上行驶
上坡再下坡
又怀疑路不对
在山顶
打开手机地图
这是一条未名路
但山与坳有名字
住在此地的人
一定会给它起名字
我们弄不清楚
发现指针指向国道和镇子
这就没错了

8
路上腾起的雾气
被车灯照亮
我们已知道玉河
我们见过玉河的
男人女人
听见孤犬吠夜
一条通向玉河的路
臂弯轻挽着一座湖
它不属于玉河
玉河没有
隐士
 




 

青牛白鹭羊
 



 
 
月河边草滩上
4只白鹭站稳4个角
围住一头青牛
旁边2只羊
耷拉着耳朵
默默地啃草
我不知道
写下这些有什么意思
它们的脸
一要龇牙咧嘴
造物之手
就将其抚平
它们啊,相安无事
悠悠万古
白鹭青牛
羊儿啃草




 
 

杂事
 




 

不停研究大师
你只是个
研究大师的人
造漂亮的诗
你也只是个造诗的人
你总是缺席自己
离写还是
差得远
老管去黔东南
德旷要去拉萨
郭盖叹息
无人听他的锡安哀歌
叶蔚然写这国土
血的大王索取血
他愤然问候八辈祖宗
我上汉阴约
秦匹夫喝场酒
打算明早再探野湖
 




 
一次暑钓
 




 

7点到11点在湖右岸
然后移至左岸。下午4点
再游回到右岸去
我们光膀
想始终跟随阴影
又因鱼群和缺乏
耐心而失败
毒日缓慢移动
老蟾口含寒冰
不知名白鸟飞来飞去
不是鹭鸶
它们体型更加臃肿
多处毛焦火辣的疼
现在开始显现
已时隔一天
接下来就要蜕皮了
沙发空调钟摆
都在侧身等候
人皮应比蝉翼更薄
它们准备好离开身体
想到这种傻事
把上好的皮肤弄出褶子
觉得好笑
不时还扭扭身体
 






 
扑蝇
 




 
湖边,它用前脚
绒毛擦它
宝石一样的复眼
挺着后腿清理它
精致匀称的翅膀
然后它擦它的枪
并在挡风玻璃上
敲了敲
黑色枪口指着我们
我们没动
它经常在牛腹下
用它的枪
像油枪往车上输油一样
喝血喝到几乎
撑破肚皮
自己掉在草地上
我们比牛小
它还不了解
局面
小子你出来试试!
它开始
朝我们射击
一团蝇屎闪电般
打在外玻璃上
我开始朝它
扑去
 




 

 




 
在北方沿海
雨使气温降低
天气变得舒服
沁凉空气也围绕你
天地广阔,你要去看
于是你北去三千里外
你感觉到的沁凉
几乎在告诉我的同时
也被我觉察——
斯人卧于竹席
发出一啸
热浪暂且退避
 




 

旅归




 
 

远山迷蒙
反光自不远处房顶发出
坡上良田整齐
从夏河的拉卜楞寺
骑摩托回来的男人
倚在窗边
他观察烈日下这一切
一列红色罐车恰好停在桥上
直到它开走
丝瓜花还在开
他低声说它们
像一个个简单的喇叭
 




 

扬灰





 
 
把一个人
当灰尘扬了
消弥后
他不仅
还是一个人
并且线条更硬朗
更具体
甚至泛出异光
人们需要不到
2个月时间
去找理由
证明呼吸道里
不可能有他
他需要谁认同呢
2个月时间
妈的,简直能
忘记和重构一切
你要注意
那些固执认为
把他吸进去的人
他迟早会呕出
死者的衣钵
他还会写下:
此人黯淡无光
 




 
 
拉萨
 




 

拉萨是什么地方
最好容留德旷喝酒半月
或月入8千
否则,拉萨就不是拉萨
或者叫苦逼的拉萨
它只比北京更凉快一些
也不错。要知道
拉萨和北京
不需要有人唱歌
更不需要有人写诗
表演和
沉默是两把短刃
你到哪只要想到
你是去
搞点钱花花
事情就不会那么复杂
 




 

露天泳池
 




 

天空的蓝比
露天泳池的蓝
要更深一些
其实泳池的水它
十分清澈
我想一个人去游泳
钻进水底
摸遍每个泳道
水下的边界
胡乱抓住什么东西
在水底蹲上一会
然后像瓢一样
迅速浮上来
仰面躺于水镜
也可以翻过身来
屁股朝上
脸朝下地趴着
无论哪种,我都会
睁大眼睛
阳光它不停地
照射啊照射
眼看就向他大爷的
西山移去
 




 

神奇
 





 
傍晚
邻居小胖崽子
咿呀学语叫个不停
咿呀咿呀咿呀
什么都是咿呀
他一路踉跄
歪扭着身体小跑
我躺在沙发上
听他咿呀叫唤
听久了
我听出神奇
他在表达什么?
竟然像叮咚泉水
我继续听,想听出
腐朽,听出长河落日
我错了
这声音不可能腐朽
它是神奇
它也是长河落日中
一股强劲的
新生势力,他加入
我们中间
不知疲倦地
吹着一副骨哨
天生带有
毁灭生活的气息
 




 

夜晚,海湾
 





 
夜晚去看海湾
海面来的风
带着好闻的腥味
有没有一只鲸
浮上来喷水
它喷了第一下
感觉没喷好
又再滋了一下
它这么做不想让
任何东西看见
很快隐没
往深海游去
海崖高处
一只鸟起飞
又降落,安然
加入入眠的鸟群
 





 
 
暂时





 
 
游完泳回到家
打开空调,躺沙发上
开始点烟
时间已是晚上9点半
老婆正从北戴河游完海
和朋友骑车回秦皇岛
海风吹她。不停吹她
门外。电梯间发出
长长的滴声
但没有人在8楼停
更不会出现敲门声
房间里,暂时没人
打破沉默
就算有人问起此事
我也没功夫理他
墙上泛出漆光的
舵盘与锚
对称地组合在一起
完美衬托出
米黄色钟面





 
 
一些爱情看起来已斩断,却冥冥未了






 
 
匹夫有一段
从深圳一直
搞到鸭绿江
在丹东分开后
他就去普净寺当了和尚
他们产生美好爱情
他如蛟龙她似丽水
至于他至今仍没找到
新的爱情的原因
可能是
一些陈旧爱情
冥冥未了
在深圳宾馆或在
鸭绿江边的火炕上
即使回到彼时
也已踪迹难寻
但它,仍漂于茫茫天地
叫作红尘
 





 

乏味
 





 

就是惰性和亢奋
就是由此产生愤怒
就是愤怒完了
又寻求平静
这样,那样
大量的鸡零狗碎被捡起来
它们有时候
挺漂亮
像大量有色珠子
玩玩就乏味
玩玩就要
扔了
突然,想念奥登
又继续
反对。这些东方珠子
送给他
 





 

结束一天





 
 
耗尽它
把幻想与现实
杂糅的激情
写完
再听一个人
呢喃这时世它
骇人的原委
加上一首
黑暗中
小声的音乐
可以睡去了
不必再费心等待
一日至此
再没有什么好的
会出现
 





 

绿色汽水





 
 
喝完一瓶
绿色的冰镇汽水
我打量
我的皮肤那么黄
黄里透点黑
我的肉并非白肉
它比鹿肉还红
我的血液也鲜红
血脂稍微偏高
我的每一个细胞
那么正常
只有胃里一些菌群出现失衡
尿液也偏黄——
没有任何东西是绿的
绿色汽水的绿
鲜活可爱的绿
一定出现了差错
作为一件我喜欢的东西
它被我体内一伙强盗
谋杀,并且毁尸灭迹




 
 

伪造
 




 
伪造。不止这样
为了称奇
还可以变形
足够抽象
真正的个人
体验
撒谎成性
我想说
全是狗屁
不想除开
我喜欢的
谁谁谁
一份
不太伪造的
哲学和神学
研究人员名单
他们说
你。诗人
啊噢
撒谎为生
我差点认为这
语出荆冠基督
 




 

关庙段汉江
 




 
这段江面漩涡
多如牛毛
如大朵的花绽放
几艘拖船也停在江中
两岸的山岗贫瘠如洗
这瘦山日夜看着
大朵的梵花绽放
它丰腴圆满
没人可以将它击中
 




 

符合
 





 
金融大会后
王首富憋不住了
他说会把更多钱
投给共和国
以前他说:
我辛苦赚的钱
想往哪投就往哪投
他把钱投向
美洲欧洲
投向澳洲
投向邻居韩国
投给娱乐、影业
投给年轻人
牢牢吸引他们
现在的他
后背也开始冒冷汗
那话儿也软塌塌
相比之下
真正写诗的诗人
还在欢快地写
当然也被
条条框框限制
输出自美洲欧洲
的过时写法
被否定,被弃用
但我发觉这怎么
又是这么
符合政治和国情
 
 





掌声




 
 
这一篇叫《掌声献给齐奥塞斯库》
写了《齐奥塞斯库选集1974-1980》
一书中记录的掌声
并归纳出17个等级
例如,齐氏说:“只靠跳舞是不能生活的,
那你就会像蟋蟀和蚂蚁一样倒霉。”
后面记有“会场活跃,热烈鼓掌”字样
这是第4级,属低级别的掌声
掌声到17级登峰造极,记录描述如下:
热烈鼓掌和欢呼
在代表大会大厅里的全体与会者起立
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长时间欢呼——
欢呼——,热烈地高呼——
 




 
 
闪电之夜






 
 
闪电在云层中逡巡
晚10点仍有34℃
我站在一块水泥空地上
抬头看见夜空的白云
其中一小块
遮住了月亮,它的毛边
仍然发出动人闪光
酒后,前额及太阳穴附近
产生裂隙般游走的痛感
也如闪电逡巡
我暗暗叫好
一只奶猫从暗处跑出来
一靠近。它炸毛并
快速闪开
 




 
热极
 





 
这几天
中国的热极
在安康
比吐鲁番
托克逊
霍山
江津
更热。我每天
在热极中
如鲨鱼穿梭
在海湾中捕猎
笑得龇牙咧嘴
黄昏时分
更加活跃
 




 

什么都不干
 




 
从中国飞到荷兰
挂着国内带去的不作为锦旗
在艺术区
坐着吃水果
翘好二郎腿
说几句话
 喝酒聊艺术
尽量往什么都不干上靠
我想到
深圳的32岁二表哥
在特区四五年
也是往什么都不干上靠
做到基本的吃喝拉撒
房子买在郴州
还有一辆
红色沃尔沃
都来自他爸和
在华为的亲哥
他明确对他爸说
我不压根不想为这个家庭
做任何贡献
你们年轻的时候
吵,无休无止地吵
造就了
现在的我
我就是
什么都不干
我突然
准备
找他谈谈
在同样一面锦旗下
聊聊我们
从来
不聊的诗歌




 
 

听魔头贝贝说话





 
 
0点后,魔头贝贝
开始说话
他又喝醉了
说到喇嘛教
提到大黑咒
说这咒语
能让地里下冰雹
能致人死亡
他因此不信
接着念一些好咒语
诵心经
说佛观一钵水
4万8千虫
多厉害
看起来这些
鸡巴毛的
无谓事情
还很困扰他
那么贝贝,我就
是个虫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