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贵遵高速 (阅读401次)



从贵阳赶去遵义投胎的人
魂到了,肉身还在路上
这条一百来公里长的
癌变的肠子,每次经过
都忍不住想从路边抓一把药草
去敷它的痛处
过修文时,有人在扎佐啃猪蹄
有人在阳明洞中讲心学
他们从旅游学的角度,一节一节
吐出黄金的骨骸
进入息烽地界,有人挣扎
有人在哭,有人用怒火烧荒
黄南武家的后厨里
秘制的辣子鸡,沉默如祭品
不远处,有人潜入温泉
企图,偷偷洗掉一生累积的污垢
眼看要过乌江,我往下望了望
鱼群往岸上游,岸边
一片农家乐,连着渔父的衣冠冢
我又往上望了望,天空是一面镜子
汽车倒悬其中,车内的人
耷拉着脑袋,一群溃败的兵勇
打算往古播州逃去
前方,隐隐传来喊杀声
 
2017、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