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4月)之一 (阅读313次)



短诗
 
 
《可怜天下父母心》
 
儿子去北京上大学后
我逛超市的必要性
和热情大大降低了
我怕看见他
喜欢的食品
像弃儿一样
围成一圈
手舞足蹈
冲我嚷嚷:
"买我!买我!"
 
《回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中国上映过的日本电影》
 
当年我看他们
那么洋
而我们
那么土
土到看不懂
他们的一部分洋
直到今天回顾
才看懂
譬如说
在一部电影中
在火车上
一个警察
给他押送的囚犯
买了一个纸盒饭
当年的我
以为他在虐待囚犯
心想:"连铝合金
饭盒装的正经饭
都不给买⋯⋯"
 
 
《吾城吾国》
 
YU ! YU ! YU!
骑摩托的家伙
冲着人丛
发出了
赶牲口的声音
暴露了一座城市
乃至一个国家的
实质
 
 
《清明祭张叔叔》
 
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的前半生
是陕西省第一个
抓到大熊猫的人
他的后半生
在北京一个
十三不靠的单位里
饲养小白鼠
最终被一辆拖拉机
撞死在西双版纳的
乡间土路上
 
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北大生物系的高材生
因为时代的一个政策
从北京来到陕西
走向事业的太白山巅
因为时代的另一政策
从陕西回到北京
英雄再无用武之地
父亲的前同事
我的张叔叔
他的儿女是我的发小
他在北京的家
是我大学时代
改善生活的去处
 
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反对我踢球
说踢球易受伤
鼓励我多长跑
他阻止我参加学潮
说别当时代的炮灰
鼓励我埋头读书
那时候我太年轻
看不出一位长辈
壮志未酬的苦闷
我只能
在多年以后的清明
写下这首哀悼的小诗
祭奠他在天上的亡魂
也祭奠命运
 
 
 
《幸灾乐祸》
 
都憋着劲
在写头条诗
企图命名这时代
进而证明自己
是强力诗人
是当代国师
不料却被一个
叨陪末座的流氓给办了
现在这个流氓
正幸灾乐祸地冲你们
竖起中指
 
 
《诗人的处境》
 
在我眼中
在中国地图上
现代诗人
就像种子
稀疏地遍撒在
那只大公鸡
全身各部位
既要提防
被大公鸡
一口吃掉
又要当心
各省各市各县各乡
甚至住在你小区
你隔壁的小公鸡
 
 
 
《杂念一闪》
 
我在写长篇小说
《中国往事2》
写完一段
忽然想道:
"老唐会喜欢⋯⋯"
我指的是诗人唐欣
 
这是一个细节控
对另一个细节控
的高度信任
我们都能写出
已逝时代的氛围
 
《网事》
 
在微信朋友圈
一个被我看扁的人
求关
我开了门
心想
人家想看
那就让看呗
完全出乎预料
他开始跟读《新诗典》
我心想
没准儿他还有救
但愿我看走眼了
直到有一天
我在一则恶俗的会讯中
看到那个被我看扁的人
才知道
这一个不是那一个
他们只是同名同姓
 
 
《教师心迹》
 
老实说
我总是怀着
有无必要的疑惑
走上课堂
很好地讲课
若没有韩敬源
记成的那本书出版
我此生的这个职业
是一笔巨大的浪费
 
 
《我》
 
1966的娃
1989的人
 
1966的身
1989的心
 
《唐朝的马》
 
唐朝的马
很肥
腿粗
屁股大
尾巴如鞭
腾空而起
天马行空
一声长嘶
血脖子
没有头
 
《并非超现实》
 
五个诗人
在一家饭馆
喝酒、吃饭、聊诗
一个伞兵
从天而降
 
《老兵无光荣》
 
"你参战过吗?"
"唉!差一点
赶上珍宝岛
就差那么一点
在国内参战过
保密-不能说"
 
《现实中的邮箱》
 
站在现实中的邮箱前
我怔怔地想
有一年有一个
长住精神病院的疯子
老给我写信
他的信久已不来
我用钥匙打开邮箱
他的信正躺在里面
 
 
《我族万岁》
 
在大明宫遗址公园
公共厕所的木门上
男厕所标记是李太白的头
女厕所标记是杨玉环的脸
 
《时间表》
 
17岁时写你的17岁
肯定是垃圾
 
50岁时写你的17岁
才会有价值
 
17岁肯定不能
放到60岁以后去写
 
60岁以后
就不写长的了
 
 
 
《天意》
 
老天爷也是
讲平衡的
让你碰上
多少坏人
就让你碰上
多少好人
让你碰上
多少小人
就让你碰上
多少贵人
盖因如此
我不抱怨
 
《诗友》
 
读到朋友的一首好诗
我感到
我们的关系又好一分
 
《诗厨》
 
好诗人
靠的是拿手菜
好诗编
擅长于做拚盘
 
 
 
《球迷的忠诚》
 
如何看待球迷的忠诚
 
在现代职业足球中
球员可以转会
球迷可以转投
所在国国家队踢得太烂
也可以弃之
 
 
 
《戒律》
 
拒绝
与有党派人士
及各种宗教徒
讨论信仰
及相关问题
 
《长安牡丹苑》
 
我在人间四月天
赶在芳菲尽之前
来到长安牡丹苑
看牡丹
红牡丹
白牡丹
粉牡丹
紫牡丹
都看见了
美不胜收
但没有看见
想象中最美的
黑牡丹
只见一个
黑丝女
站在白牡丹前
高举自拍神器
咔嚓
 
《黄昏的话题》
 
黄昏时
与妻一起
徒步去超市
她从街边大排档
一个女孩正吃的
一碗面条
想到1989年岁末
她头部受伤
住在三原县医院
我从县城给她买的
一保温杯龙须面
想到我伏在县医院
病床上写的一首诗
是那一年的总结大作
而我又是怎样的
看低自己
苛求自己的诗
令其未得善待
路的前方
夕阳正好
光芒万丈
 
 
 
《中国式反腐大戏》
 
贪官没有未来
清官没有过去
 
《老戏骨》
 
好演员
在戏里
他每次吃饭
都是真吃
并能够激起
我的食欲
 
《观命运》
 
毎一次被剥夺
或遭遇不公时
都会得到
更大的补偿
苍天有眼
贵人有力
公道自在
 
《过马路》
 
一人带三狗
立于斑马线
小绿人亮了
人一声令下:
"儿子们
迅速通过!"
 
一狗随人
直接通过
一狗旁逸斜出
一狗坚辞不过
 
人到马路这边
回身骂道:
"狗崽子
想找死!"
 
《过期天才》
 
他们置身于
自己的天才时期
你告诉他们
并通告天下
他们是天才
他们摆出一副
无所谓的样子
那也许就是
天才的样子
后来
他们回归常人
你再不提"天才"二字
他们又感到十分委屈
遂兀自宣布:
"我是天才"
他们不知道
像他们这个档次的天才
是有期的
已过期料
 
 
《暮春》
 
落樱缤纷
被风儿
送过雨中
马路
仿佛
玉色蝴蝶
在苦海上
泅渡
展翅
欲飞
 
《反歧视》
 
长安南
有土塬
土塬上
高楼建
明年
我就要搬过去啦
等我迁入新居
我就对外宣称:
"我乃秦土著
家在塬上住"
本省作协的土鳖们
就不敢再歧视俺料
 
《等待》
 
机场
厕所
门外
漫长的
等待
过后
他发现
门未锁
虚掩着
一把推开
里面
站着
一支拖把
 
《重访青岛》
 
与青岛黄海足球队
同乘一架班机
于廿九年后
再赴青岛
瘦瘦的小伙子们
少一点想象中的
强壮
但不缺豪爽
侃侃而谈
为我导游
重访青岛
重访青春
 
《初海》
 
二十九年前
我初次见到大海
就是在青岛
那是在早晨
我从绿皮火车
硬座车箱的
茶几上醒来
在满窗的晨曦中
看到百舸争流的渔场
一个劳动者
从此爱上了
劳动的大海
 
 
《青岛春夜》
 
水兵俱乐部
抽雪茄的男厕所
三个便池上方
挂着三个女人的玉照
费雯丽、嘉宝、梦露
我解了皮带又系上了
悄悄退出厕所
 
 
《在青岛访老舍故居》
 
他住在
带花园的
德式洋房里
生活安逸
日写两千
用一年时间
完成其第一名作
《骆驼祥子》
连载、出版
被译介国外
名利双收
他不知道
无法预知
接踵而来的
是八年战乱
 
 
 
《诗心落地》
 
在青岛醉人的春夜里
一众诗人
在水兵俱乐部朗诵完
去一家高档书店
继续朗诵
途经某片小树林
当地诗人介绍说:
"这是前几年
下岗的纺织女工
做站街女的地方⋯⋯"
一语带来一片沉默
"三十块钱
就提供服务
服务周到
还给嫖客提供早点呢
通常是一根油条两个鸡蛋⋯⋯"
沉默在加深
诗不好说
这一刻
诗人们的心
算是落了地
 
《潍坊在哪里》
 
青岛的蓝天
飘满了风筝
抓任其中
任何一根线
向下滑
便到达潍坊
 
《灯塔》
 
毎到一座
港口之城
都会想起福楼拜
此次在青岛
也毫不例外
他书房不熄的灯光
被夜归的鱼船
当作天然灯塔
 
《馆藏》
 
在某城文学馆的一角
惊见一位当地名士的
成功之路
铺满诗歌的奇耻大辱
荒谬年代
越成功便越耻辱
无耻辱又怎成功
 
《读城读人》
 
妻初进我家时
惊叹于舅爷的
洋派与风度
我在妻嫁入我家
26年后
舅爷去世13年后
平生第二次去青岛后
才恍然大悟
舅爷乃上海所生
该城所造
纺织厂工程师
典型的民国青岛范儿
有着这个时代的演员
永远演不出的气质
 
《细节与记忆》
 
一条生猪肉
盖有青色圆章的那种
躺在船篷的铁皮上
在夏日正午阳光的暴晒下
一点点失去水分
 
这是1988年7月某日
我第一次去青岛
离开大陆踏上大海
前往中国第七大岛
灵山岛的一幕
 
仅凭我近三十年不忘
我这辈子选择了写作
是绝对没错的
 
 
《大雅》
 
在泉城
与芒克对饮
随口吟诵出其句:
"酒:一座寂寞的小坟"
 
《旅行》
 
在从青岛开往济南的高铁上
我与沈浩波邻座同行
如何打发这三小时
我们除了聊诗
就是聊诗人
其中一小时
我们给了当前中国最好的女诗人
她是我们共同的朋友
其中不到一小时
堪称"傻瓜系列"
我们聊起这些年里
那些主动弃我们而去的傻瓜
 
《因败而喜》
 
一件事未成
我竟有淡淡的欢喜
 
保持自己的失败率
让失败发生在
诗外而非诗内
 
是我五十岁后
才拥有的智慧
 
 
 
《祭林昭》
 
上海弱女子
我母亲那种女人
你让她讲一句假话
除非你杀了她
而你这天杀的
也就杀了她
 
《家训》
 
衣服可以穿旧的
不可以穿破的
 
 
《满足》
 
本月写的
《清明祭张叔叔》一诗
被父亲读到
通过微信
转给张叔叔的老伴王阿姨
王阿姨把它打印出来
带到张叔叔墓前烧了
张叔叔在天上读到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