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时光,时光 (阅读184次)



时光
 
 
李簖先生初到涒地时,年薪3万元
农历丙寅年三月,涨至4万元。
再加之每年5千元房租伙食津贴
他成为里弄里收入最高的账房先生,哦,不
东花大学最无烦忧的名流。
由于诗人从不做田野调查,年岁久远
只能说大约两年。
大约过了两年,李先生收到嘿深大学的官方邀请
前往筹建梅帝国主义的宋史研究院。
但是1928年10月24日,一个阳光明亮的午后
李簖先生回了信:“某年过五旬,妻老子幼,一妾有孕在身
父孤坟鄂省,不便远行。又,广集缥缃,攟诗斠书于万里之途
殊不易也。
接受贵国邀请,遥允年资不低于20万或25万美金
以为人类周全服务”。
谁愿意在一个异国书虫上花如此多钱,李簖先生
实委婉拒绝。
壬辰年四月某日,晨起即赶赴鹿城就新职,骇然忆其诗
白话译曰:
 
楼前有条江,但似乎改道走了。有几块小田,还有年纪大的人
种点蚕豆。夜晚听到虫子们叫,觉得我活了几千岁之久。
 
很多壮烈的人骨头发白,很多寂寞的人都已谢世
而我还平静地活在乱世。我,好像在等候从未到来的永恒念想
好像还抱着屈平的石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