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4月)之三 (阅读665次)



截句集《点射》
 
 
 
只能将身外之物
当作题材者
伪诗人也
 
 
 
 
言说的诗
三流的诗
甚至非诗
 
 
 
 
像神甫一样
振振有词地布道
是我反对的起点
当时我想不到
更低劣的玩意
会甚嚣尘上
 
 
 
 
从放弃雄辩开始
像中国古人那样写诗
是西方意象派大师的智慧
不肖子孙连一根毛都没领悟到
 
 
 
 
想在诗中
说服同行与读者
这样的小动作
很下三儿
 
 
 
 
诗坛人精儿有多能
连一首名作
都变不出来
 
 
 
 
为什么要快写
像枪手掏枪便射一样快
为了让你满脑子的杂念
来不及丛生
 
 
 
 
特朗斯特罗姆
没资格写那么少
他要达到王维的水平
才有资格
 
 
 
 
事实的诗意
(并非诗学)
与哲学、语言学
构成三叉路口
伪诗人会在此
误入歧途
 
 
 
不泡中国诗坛者
其身自带清爽气
 
 
 
 
 
最悲惨的人生
都是别人安排的
往往是国家、社会
替你安排的
 
 
 
 
为什么
长得五大三粗的
抒情诗人
我更歧视
 
 
 
 
请多抚诗自问:
"我的诗
进城了吗?"
 
 
 
人们只看见一位多栖作家的显贵
看不见他在各文体间转换时受罪
 
 
 
 
话一说得高大上
便离谎言不远啦
 
 
 
 
昨夜观球
克星无解
好在人生路上
我可以躲
 
 
 
盘点过去的一周
又写了一堆诗
做了不少事
心情便安逸
舒服
巴适
 
 
 
 
屏闭垃圾
比摄取营养
更重要
 
 
 
 
在一部自传体小说中
你对每一章节的虚构度
与对相应生活的满意度
呈反比
 
 
 
 
必须以此生不写自传之绝决
来完成这部自传体小说
 
 
 
 
瘦成鬼的女主持人
说李安不像个导演
说导演都是很霸气的
李安说:"这是副导演"
 
 
 
多少人自带此坑
要向连自己都看不起的同行
证明:我能写
 
 
 
 
在诗中
跟骗子比骗术
你准输
 
 
 
 
那些与我交恶的诗人
我待他们不薄
他们的书
至今还立在我的书架上
 
 
 
 
台湾人谈时局
像过家家
却比屁股
决定脑袋的大陆人
谈得透彻
 
 
 
 
每一个节点
都有庆典
只是为了
让未来更长远
 
 
 
 
王小波忌日
看到一些
消失已久的名字
开口说俗话
 
 
 
 
我庆幸
我对偶像的
精神消费
终结于
青春落幕时
 
 
 
 
不读当代诗的人们
一会儿为民谣界
出了个"诗人"而欢呼
一会儿为小说界
出了个"诗人"而雀跃
顺便再踩诗歌界的诗人一脚
 
 
 
 
诗人于你
是修辞
诗人于我
是名词
 
 
 
 
父亲当年坐在
北师大男生宿舍
说我文章不如姚文元
被徐江侯马二同学
记了半辈子
 
 
 
与我交恶
何必腐朽
 
 
 
 
管你是谁
拿诗当拐棍
那是找死
 
 
 
 
授课追记:
"最坏的写作状况
是什么样子?
把思考放在开写以后"
 
 
 
 
不背负
足够多的诗
自沉为深海水雷
便永远是飘在浅海的
橡皮筏子
 
 
 
 
读完我的诗
你想再活一辈子
 
 
 
人无正气
立不起来
人无邪性
索然无味
 
 
 
 
我的诗
据保守估计
30年中累积有10万人次
说过:"我闭着眼都能写出来!"
或是:"我一晚上能写一百首!"
 
 
 
 
我眼看着一个人
一个正路走得挺好的人
因为想入庙堂
转而在邪路上狂奔起来
 
 
 
 
诗是敞开的
发紧的生命
不灵
 
 
 
 
骂口语诗的人
请你就地照照镜子
瞧瞧你在口语诗面前的
这一脸媚态
 
 
 
 
我不是唯风格论者
但是当我看到
风格成了认识世界的深浅
与艺术境界的高低之分时
我岂能不有所侧重
 
 
 
 
诗对他们也有意义
交际草与交际花
要的是诗人的名份
 
 
 
 
我住的小区隔壁
空军工程大学的
高音喇叭
是一个毁歌器
《小苹果》不毁也毁
《一江水》竟然也毁
 
 
 
反对把足球当宗教
支持将诗歌作信仰
 
 
 
 
当你读到一首坏的口语诗
你就会说:口语诗有问题
你读到坏的意象诗抒情诗多如牛毛
为什么不说:意象诗抒情诗有问题
 
 
 
 
口语诗
须快写
慢一秒就是
愚蠢的思考
 
 
 
 
各怀鬼胎的
书面语诗人
开始互通有无
整合资源
都是被口语诗人
闹得慌
 
 
 
 
爱说无所谓的人
最讲主义真
 
 
 
 
造古典怪的人
是最先烂掉的
 
 
 
 
人性真难解
最大受益者
一肚子怨恨
 
 
 
 
不交不讲公正者
哪怕他(她)
暂时对你很公正
 
 
 
 
三十年前
在我面前
夸夸其谈
牛屄哄哄
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最终没有入行
 
 
 
 
授课追记:
"你们不能做鱼缸里
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金鱼"
 
 
 
 
为什么
苏俄的二战片
拍得那么好
因为他们
真正地胜利过
 
 
 
 
在俄国人的镜头里
战场上的死尸如群雕
这是电影的尊严
 
 
 
 
欲观今日文场诗坛之鬼五锤六
当以何为线索?
正确答案:到微信去
随便关注一个女人
 
 
 
军事观察家谈军事
仿佛太监妄议
皇帝的房事
 
 
 
 
授课追记:
"本老师还有9年退休
也许还会延长一点
届时我对我职业生涯的总结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就是培养了多少诗人"
 
 
 
 
毎住一地
临搬走时
我都会总结
我在此写过什么
"撒谎王八蛋"
(某前友语)
 
 
 
 
我支持的球队
带来了启示
身为诗人
永远不要降低
对好诗的渴求
 
 
 
我爱海
我相信在黑夜的大海上
一定有人踏浪而来
 
 
 
 
如果你在海边跪下来
在大海的彼岸
一定有人在做同样的事
 
 
 
 
某前友坐在我对面
眉开眼笑看手机
我们关系好的那些年头
手机可没这么大的魅力
 
 
 
 
窗子装上了窗帘
一所房子变成家
 
 
 
大海怀抱青岛
城墙怀抱长安
 
 
 
 
大海是天空的变色龙
 
 
 
 
电梯中狭路相逢
他主动与我搭话
算是和解
但愿中国现代诗
不要因此而蒙受损失
 
 
 
一座城市的灵魂
被外地诗人窃走
这是该城的幸福
该城诗人的耻辱
 
 
 
天降人才
投放何地
是睁着眼
还是闭着眼
做出的选择
 
 
 
最大的散仙
酒后吐真言
竟是一个大明白人
你切莫低估
人眼与人心
 
 
 
 
我写诗
像奥沙利文打球
直觉好
似火箭
 
 
 
 
鸟鸣:万籁有灵
 
 
 
又到美文时刻
未写先知有
多年以来
从未失望过的
是妻
 
 
 
 
见面都是明白人
网上都做聪明人
 
 
 
 
"事实的诗意"
是点准了诗的死穴
"有话要说"
是敲响了人的命门
 
 
 
收到校方
《关于做好新中国教育名家大师
推选工作的通知》
谁好意思报
再说了
"名家大师"是推选出来的吗
 
 
 
 
从啥时候开始
我感觉评先进这种事
跟我没关系了呢
幼儿园还是小学
 
 
 
 
像梅西一样
天纵我才
像C罗一样
满血努力
 
 
 
 
一个到了澳门
都不赌的诗人
深知诗途漫漫
需要好运长伴
 
 
 
 
你打铁一般
将大师的硬件
越打越硬
混大师者
还怎么混
岂能不仇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