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鼻子颂》等8个 (阅读884次)



鼻子颂

千里之外,花香也不吝
散播四方。虽迢迢
而一路飘扬,清醇
如初,芳心不改,只为让骄阳
狠狠嗅到。

山泉更加甘冽,鲜氧
也更加丰沛了。连歌声
都仿佛有了滋味,微甜
又淡淡含几丝酸涩,瞒不过
多情的早晨。

雾霾自此退避,不再
有阻塞,不再静静吸附
莫名的尘埃。竟好像
换了一双鼻孔,世界骤然变得
通透起来。

爽净了许多,由鼻腔
到魂灵深处,炎症已消弭于
一个晚秋。如此季候
并无特别得浪漫,只有一缕风
从睫间钻过。

           2017.11.6.




受戒

未曾吐尽浑浊的烟丝。
茶垢,若有又似若无——
都报废如妄思。冥冥中,
凝滞的血开始了融化,
浓痰也不再卡在喉间。
头痛暂停,不忍了晕沉,
但手指仍在痴迷地舞蹈。
昨夜的梦,一遍遍重演,
梦境其实并非美妙。噢,
人之捆缚自己,活像贡品。

          2017.11.7.




抑郁症

春天的餐盘,空了;
夏天的红裙,飘了;
秋天也走到了尽头。

乍醒的冬天哈着冷气,
搓红了小脚。

阳光异常刺眼,
从纱窗上透射进屋子,
贵客般显赫。

露台一如既往地萧瑟。
无人站立,
更无人趴伏,
只有两只鸟——

既鬼祟又亲昵地温习着前夜的情语。

                 2017.11.7.




女人体

画家躲得远远的,
独饮着红酒。而非鲜血。

血管鼓凸出来,肋骨上,
有清晰的光晕。在闪烁,
或在挑逗那派死寂。

无人发出惊嘘。始终,
都如一场阴谋般肃穆。
屏息良久。
所有曲线也从不单调——
因为青春蓬勃。

肌肤白腻成一团;
私密处,毛发乌亮。
被烟气缭绕着,整个下午,
并无丝毫倦意。
骄傲如初。

性感的沙发上,
有人坐了下去。
而尖耸的乳房一直尚未垂下,
端在高处,
睨视着男人们的蠢相。

突然,轻微地地震,
阻止了可能发生的犯罪。
世界正努力变得平静。
虚无的梦中,
一束幻影,
从画布上盈盈走了出来。

         2017.11.7.




白口罩

感冒不值得炫耀。

棉质的温柔在口鼻间
变作了一种恩典。
类似蝶翼——
遮蔽了世间一切尘霾。

多彩的人生仍在继续。
虽然咳嗽不断,
但都被包裹进梦乡。

每日清晨,寒气一点点
附着上麻木的面颊。
有人茫然四顾,
仿佛冷若冰霜。

街头,万物蒙昧。
怎么、
怎么也不见了陌生的自己?

         2017.11.17.




初冬咏

深秋的尾巴上,
至今还挂着一串风铃,
偶或响动。

但都已看不清了:
薄雾之中,
人影变得模糊;
秃光了的银杏叶,不知去向。

冷僻的街边,
万象煞是混浊。
歌手们也不再歌唱了。

一派萧寒,
一如往年。
并不特别显得突兀——
尽管风中,
头巾飘荡,
女烟民翘起的中指,红肿而有力。

也都无法终止罪行,
或奇妙的福音。
“冥冥间,自有安排。”

无论缺氧的大脑,
瑟瑟发抖的躯干,
还是赤裸如初的灵魂……
各自被一团火光诱引。

那从神灯上逃逸而出的一群蛾子,
点亮着整个黄昏。

             2017.11.18.




冬天的书

有枯叶做书签,
足够美了。

漂亮的夏季也不曾
留下许多标本——
只顾埋头炮制着炎热。

恰恰相反:寒冷
才更有魅力。
从暖炉,
到火炕,
都有着珍奇的往事。

被记录于纸页上,
仿佛插上了无形的翅膀。
在自由飞翔,
用尽每一份力气。

沿着记忆的堤岸,
播撒下文字,
一如播撒下无数花种,
静静等她们孕育。

在最幽深的段落里,
发出思想的新芽。
冬夜也将因此而沸腾,
引燃星星篝火,
以慰藉战栗的面庞。

让每一声喘息,
就此平静下来,
幻化为扉页上的一朵朵腊梅。
又或者在序言里,
找回源头,
找到今生每一个需要感谢的人。

              2017.11.18.




叛逆之年

又一场哗变,
终于难耐。
令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在憋闷的躯壳里闯祸,
使自己重新焕发青春,
而感到莫大的快乐。

有人受宠若惊,
有人受惊若宠,
都只好在一旁静静站着,
目睹这一出大戏。

却无人可以参透:
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一切,
全部无可挽回,
就像破碎的花瓶——
再无拼合的可能,
也毫无必要。

但即使在风中,
光头也并未走火入魔,
那仅仅是一次率性的表演。
角色稍有笨拙,
却已足够精粹。

那是彻头彻脑的一次回归。
回到胎盘,
听自己的胎动。
任性到无视天地和王法,
只图自在腾跳。

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连神恐怕也无法解答。

          2017.1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