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竹节虫 (阅读992次)



《竹节虫》
 
以竹为姓但不流竹的血
和竹子一样冷,都暗藏洞箫
比修竹裸露得更彻底
拱桥上它欲穿越覆盖青苔的横木
它向左向右摇控光
如同要打开湿木的一把钥匙
更像山深处缩成针的恐龙
它任由我摆拍,触须向镜头伸张
仿佛我的一截神经末梢
我不知它白天静止的泪水
更不清楚它夜晚漫长跋涉的祷告
此刻我屏住呼吸,我感到
我的心脏和它一样小
如果从青城后山回到青城前山
可能它要用一亿年光阴
但它太轻,仅是世间一句
最精细的褐色之诗,乘着月光
一阵风能从峡谷瞬息把它送到庙顶
现在,我的身体浓缩在它眼窝
如一粒看不见的微光
我们紧密的毒都从不外露


《山雀》
 
偶尔飞出山麓
又疾速飞回蝶形的山中
 
间或朝白云使劲冲一冲
再坠向溪涧借明镜
 
搜索灌木,栖于青黑枝头
不屑于山深寂寞花萼
 
每日成群凌乱于五线谱,九线谱
纵舞于山崖与光的裂缝
 
毛毛雨来了,树洞深处
它们个个梦游于这清亮丝弦
 
多数日子是最孤独的跳棋
在林间空地互弈,从不各奔东西
 
群山难止,每一寸红土上
都有雀鸟修改过的棕灰色阴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