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隐匿了太多,像那些星辰(16首) (阅读1317次)



我隐匿了太多,像那些星辰(16首)



太多


被电流连通的双手
被马蜂群咬肿的头颅……
是的,死去的中断了努力,活下来的
并没有因差点死去而让活着变得更容易
而眉眼失去明亮的人,我承认是我……
但那把刀,虽然磨损,在黑暗中依然
有自己的光。但雨后青山
依然出现在早晨。──这一天天
仍然会仔细地过,面对流水与灰尘
我会像面对虚无与庄严……
这六月,暴烈,尖锐
这泥土,新鲜,丰润
我说出了太多,像那些冰雹
我隐匿了太多,像那些星辰

2017.6.8


清晨:轻柔之触


碰上了,没有碰上,有错落之美
穿过垂柳下的木栈道,弯腰低头
有种自然美。不疼,痒也是
微痒,但一定是间或的触碰
让额头有一种轻响。一定是
摆动让我走过去后
在内心把这件事过了一遍,也或者
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并不想深究。很快
有些事或它的一部分
还没有成为细节就被忘记了
但即使写下来
也不能改变柳枝悬垂的样子
更不能改变它们的轻柔之触
但在碰与不碰的空隙
一定会消失:就像重一定会被记着
越记越多,变成具有实体和重量的
某种事物
沉重地生存
又不可避免地怀揣轻盈之美与梦

2017.8.2


有了爱,她就去做


做饭拖地
有了爱,她就去做

曾经水汪汪的女人
也在浇花
那一盆一盆的花
不再繁殖

(这突然困扰到了她
像她曾经由于害怕
要不断地控制自己)

她乐此不疲
仿佛做了,家
就心一样亮堂多了
花就会开,爱就会持续

2017.8.4


最远


最远是甘肃。
人间不止甘肃省。
被硬硬地包裹着。
每一粒沙都觉得
自己像孤岛。
和孤独差一个字。
来了又走了。
最无情是河水。
河岸边有一排树
夏天了
它们刚刚长出
明亮的树叶

2017.8.6


小胖子晨歌


“走在风雨中,这点痛
算什么……”
微雨无风,众皆负物
且多面带喜悦
他矫情个啥呀

2017.8.8


试探之恶


含糊不清,模棱两可,些许的偏离
他有办法让你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并不知道,你已经被他控制了
他拥有你递给他的,他想何时发动便能发动的
一台机器的把柄
(或一把年轻的钥匙,一个更现代的遥控器)
他决定着方向,和毁灭的速度
有一天,你发现了这一点,但你所反对的
是一群人;不是某个相对的观点,而是绝对的真理

2017.8.9


依存
 

仙人球长刺。
它生出的小球还是长刺。
刺,淡红小花,圆圆的外形,
还是自身?仙人球的意义
仙人球和他都说不上来,
他们依然彼此依存:它给他长刺
他给它,适时喂水。
像在维护一种隐秘的关系。
神秘的快感
也因此被不经意地保护着。
有时,他是忧伤的。
有时,刺是透明的。
在下雨的,秋日的早晨
刺像一根又一根
尖锐的光线,其中一根
刚从肉和血里抽出来。

2017.9.2

 

凉了,就不好吃了

趁热吃
那个民勤老板
小声说
好像是在家里
招待朋友
但为人腼腆
乱哄哄的我们
在乱哄哄地喝酒
羊肉
晾在一边

2017.9.10
 

水珠写出了月季花


经过这么多年
经过这么多花
我也没有写出
它们的美
即便其中一种
也未能接近
但夜雨后
早晨的水珠
在绿叶上和花瓣间
写出了月季花
写出了月季花
搭配合适的色彩
秋日空明的光线
层次与质感
晶莹与新鲜
以及满含诚意
对路人的邀请
到了黄昏
这秘密依然让我
欣喜不已
天光在落
我依然看着
我那在暗中
不肯转念的心

2017.9.16


之前


鹅和鸭子混在一起游来游去
看起来蛮不错。尤其鹅伸长脖子
冲围观者兴奋地大叫

湖水驱赶其他事物的倒影
在清晰地描摹和准确地记录
不动声色的质感与隐伏的纷乱之前
它们的羽毛,褐色或白色
像被时间磨洗之后,趋近于成熟

已被创造了出来?
寂静像湖边一小片斑斓的野花
尚未命名
从黄昏到夜,短得忘记了桥在脚下
桥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哦,还有灯火熄灭
星星上的灰尘被秋露擦净
夜空变得明亮之前
那条木椅的温度,我们是多么的留恋

2017.9.20

这是星期天的上午

打水漂
我扔出的石子比儿子扔出的
在水面上会多跳几下
石子要薄
也要有一定的重量
要从形状确定握的位置和石头前冲的方向
与水面的角度
越小越好……
看他还是随意扔出
石头咕咚没入水中
我就不再多说什么
他还没有从睡意中走出
早晨的阳光照在他的皮肤上
他会厌烦
沿河边往前走一阵
他和我说起
曾经与其他人走在这条路上时
发生的快乐与不快乐
我听着
假装顺着他快乐的声音
不停追问
并开一些简单的玩笑
至于不快乐──
我知道我的经验只会
把他曾经的不快放大
甚至让那不快变成了
我和他之间发生的──
不好的石子
我并不去碰它们
满河滩都是
但我不去弯腰捡拾
显然他也知道我在想什么
很快不约而同转到别的话题
这是星期天的上午
大河宽阔
水气透亮
九点钟
我们走到了铁桥
都有点累
也很开心
晚上说定的事
早上起来做了
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2017.9.25

 

继续奔跑的人

雨说下就下
深秋的膝盖持续冰凉
奔跑中腰暗暗闪了一下
继续奔跑的人
突然想起了银杏树
他想回到公园看看
银杏树站在雨中的样子
他只是想了想
金黄和笔直的词语
带来了固定的消息
这让他莫名沮丧
仿佛他可以肯定
银杏树的眼里
从来没有泥泞
“坚定”作为一种品质
在它的身体里孕育很久
然后缓慢苏醒、成长、结果
它满身雨水
但不会认同深秋的眼神
他突然站住──
方向在另一条路上

2017.10.13



我回到了出发点


身披尘土,心堆石头
多年之后我来看你
一边羞愧,一边欣喜
生活与诗歌相拥在一起
重睹并感谢命运伟大的善意
 
2017.11.4, 致敬何来老师


那天早晨,我们遇见了银杏树

安静,热烈
我们经过的肯定是同一条街道

高远,无言
我们看见的肯定是同一片天空

金黄,清亮
我们赞美的肯定是同一种事物

凝视,触摸
我们展开的肯定是同一个细节

肯定
叶子在下落以后找到了叶子
树枝在伸向高处时找到了树枝
光线在明亮的缝隙找到了光线
我们在放下自己时找到了自己

2017.11.6


立冬日

抖掉厚厚的落叶
从泥土里站起
初阳幼小
但浑身的光已射得很远

还会生长
还会在燃烧中坚不可摧
还能踏空而行
坠下一块块火焰

转身看见的晨月呀
初始明亮
而后侧身淡去
甚至
它躲进树后
不愿作为背景的一部分
被纪念
被赞颂

可到底
黄昏降临
我把什么揣进怀里
准备走过
飞霜的黑夜
那些星星
难道是宇宙的落叶
明亮
盛大
但依然在学习
如何抱团
如何取暖

2017.11.7


看见了
 
说话的
吃饭的
唱歌的
活命的
是藏在脖子里的
同一条喉咙
知道这一点时
他看见
脖子已经断了
或从内部
喉咙被堵塞了
泪水
已不能流回肚子里
而只能跌在尘土里
看见了
他并不悲伤
作为后来者
在不同的事物中
他的喉咙
自由来去
那些被抓住的
那些被抽离的
都是喉咙的替身
装一只喇叭
插一根麦管
挂一只笼子
放一根长刺
他喜欢与喉咙
玩这种游戏

2017.1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