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v511鸿运国际官网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穿行于尘世, 心却常常游离。 (阅读452次)





刘术香 诗十首


没有厌倦,便不会枯萎
 
 
花朵绽开,
近处只能看到石头。
花看着石头,
石头冷若冰霜,
石头望着天空,
目不斜视。
 
花朵学着石头望天,
天空没有石头蓝,
比石头暖,
太阳从左边升起,
在右边落下,
又升起,又落下,
天天如此,年年一样。
花朵厌倦了,
花朵也累了,花朵闭上眼睛,
默默睡去。花朵枯萎。
 
石头始终如一,
屏息凝神望着天空。
无论晴朗,无论阴沉。
没有厌倦,便不会枯萎。
 
石头望着天空,
望不进天空,
望不进天堂,
望着,不说意义何在。
 
 
真实的人没有感觉
 
 
有人说我浮在空中,
似一枚树叶,
或一枝轻羽。
 
 
朋友劝我,
落到人中间来喝酒吧,
喝五十八度的白酒,
一瓶一瓶喝,
喝了,醉了,就真实了。
 
食人间烟火,
沾人间红尘,
爱恨情仇皆会模糊,
真实的人没有感觉。
 
事实上,我从未看到过我自己,
月光里行走,
遍野清辉覆盖我,
我薄如纸页,
无字无画,无色无味,
时光一粒一粒流逝,
我先于时光,
悄悄渗入万物之中,
拽住疼痛,拉不住伤感,
拦着痴情,挡不着孤独。
点点滴滴,不彻底。
 
生命散散碎碎,
被时光切割,砍倒,
落于人间,泡在酒里,
也不会真实。
 
 
路的尽头是人间
 
 
每到父亲祭日,
总想买些衣服给他,
内衣、外套、鞋袜,
我在街上一趟趟转,
看见老男人能穿的,
都想买。
 
母亲说,
不能买,千万别买。
她说,人死后身上背着包裹,
是他身前穿过的衣服,
会越走越沉,
但只要不再新添衣物,
再沉也会深受得住。
若在死后再给他衣物,
比如在坟前或十字路口,
把衣服烧了,点名送他,
他会收到。衣服钻井他的包裹,
会有一衣千斤之感 ,
添得越多,负载越重,
直到压弯身子,
压垮神志,趴下,
再不能动弹。
阴间路上,无人救助。
 
母亲说,
不能让你父亲累趴下,
他还要赶路,
路很长,很长,
路的尽着才是人间。
 
每年我都说要买,
母亲每年都会说这番话。
他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母亲望着窗外,自言自语。
 
 
只在故事里
 
 
走在别处月光里,
我指点月光,
我抚摸月光,
我却是不存在的。
 
我习惯讲月光下的故事,
一次又一次,
我把我搁在故事里,
从头至尾我不是主角,
我是旁白,
我是不可或缺的影子,
月光落下和收起,
都与我的心情有关。
我微笑,月光来了,
我表情凝重,
月光挥手而去。
 
我若走开,
故事即会中断。
其间的一草一木,
一言一行,都会枯萎。
 
别处的月光不是我的,
借着月光行走,
用多少归还多少,
月光早已旧去,
月光里没有我。
 
我和我的月光,
只在故事里。
 
 
鱼之永恒
 
 
时常想到永恒,
没有什么不能永恒。
一条鱼在水里游,
是存在,
它被捞走或自己死了,
也是在的。
它擦过的石头,
挨过的水草、沙子,
还有小蚌壳、小河螺,
有鱼的气息。
世间没有累同的气息,
谁的就是谁的,
烂不掉,化不了。
 
更重要的是,
或许鱼已产过鱼卵,
鱼苗四散于水中,
是鱼的具体存在。
鱼妈妈,鱼孩子,
一茬一茬,
鱼在水里,生生不息。
 
鱼的身体,
鱼的灵魂,
水里有,陆地上有,
天空也有。
一条鱼来过,
数以万计的鱼跟着,
鱼活在鱼里,
鱼让鱼永恒。
 
 
风吹月光
 
 
月光再亮,
风一吹都会散开,
山顶上的月光,
山坳里的月光,
山谷深处的月光,
一片片散开,
树枝上,草丛里,
乱石头、土堆间,
满是散开后的月光。
 
风仍在吹,
月光一而再地散,
银片似的月光,
越散越小,
小于针尖,小至虚空。
 
遍地月光,
一点一点被风吹着,
闭上眼睛或睁开,
浮于空中,
落到地上,
哪里都是家。
 
风能吹散月光,
却吹不死月光。
散开的月光如种子,
无论在哪儿,
都会发芽。
 
 
犹如迈进虚空
 
 
进入月光,
犹如迈进虚空。
天空和大地,
随时可以翻转。
种子接近云朵,
星星落入水中,
白茫茫,黑压压,
伸手采摘,
除了虚空,还是虚空。
 
所有的路折叠,盘旋,
引火烧身,
燃过平坦,又烧蜿蜒,
路基、路面、路沿,
路上的石子、砂粒、水泥,
一应物品,烧得噼噼啪啪。
路成灰烬,灰烬老去,
老成化石,化石破碎,
碎成粉末,落进月光,
擦燃月光。
 
路燃烧后,
月光在燃烧。
摸到灰烬的人,
虚空一样,
看一处一处大火,
无意去触摸什么。
 
 
尘世无边
 
 
穿行于尘世,
心却常常游离。
遥远的,逝去的,
缥缈如雾,一层层湿,
一层层冷,模糊我的视线。
 
不可及的事物,
次第呈现。
坚硬,柔软,
顺着风向,陈列整齐,
洁白的,色彩厚重的,
安安静静,含着声音说话。
忧伤含于心中,
拳头被自己握着,
敲击心房,震颤时光,
河水缓慢流淌,
没有哪一滴表明它是眼泪。
 
城池在水中,
山寨在水中,
浪花颠三倒四,
拍击长衫短袖,
拍击堆积如山的旧月光,
石器、青铜、生铁,
冷光闪闪,
人和兽,人与柴,
在冷光尖上,漂泊,
家是传说,兄弟姐妹,
骨肉亲情,是传说。
 
尘世虚化而来,
又将虚化,
过去、现在、未来,
三世之间有静默,也有喧哗。
尘世如河,没有源头,
也没有尽头。
 
 
月光泛滥
 
 
月光落来落去,
比江河汹涌。
 
人海茫茫,没于水中,
没有谁认识谁,
没有一根稻草完整。
月光哗哗,
有的伸手抓取浪花,
指尖开出花来,
黑色花朵,大过水花。
 
没有别的,
蓝嘴雀盘旋,
羽毛飞落,
阵容比稻草庞大。
 
人们抢不到羽毛,
一丝绒也够不着,
更多蓝嘴雀赶来,
贴着水面做游戏,
把人头当石片,
爪子钩一缕头发,
梳理,梳理,
一棵树,一片森林,
在水面上铺开。
 
人看不到树,
只有黑压压的头顶,
与这些树有关联。
蓝嘴雀、红羽雀、黑翅雀,
相关不相关的雀,
在树上做巢,繁育……
 
 
空中人间
 
 
只管在高处,
收紧翅膀,
抱住每一滴水,
每一粒蜜,抱住
你享受过人间的
每一点时光。
 
空中人间。
人间在春光里,
既妩媚且能做自卫武器,
防空难,防火灾,
防车祸,防抢劫,
防拐卖儿童,防奸杀女性,
防一切人为灾难,
防一切自然灾害。
春光,春光,
美好,坚强,正义,勇猛,
空中人间呵……
 
 
亲爱的,
人间曾是你的,
现在也是你的,
你遥遥而去,
一切空间、时间、
物质和能量,
都是你的。
 
你行走,你飞翔,
都在空中。
空中人间,你的天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